之前去上海玩
整個城市給我個感覺就是冷漠與不安
攔了計程車下來
被人用盜壘式的方法給撲了進去
走在路上
每個人用肩膀手臂互相碰來撞去
搞得我快發瘋了
在外灘一邊欣賞夜景還要一邊繃緊神經緊抱著包包
沒想到
在惡名昭彰的外灘沒事,在新天地相機就被扒了

總之呢,只有跟台灣的同事在一起才讓我感覺好一點
其餘的,就別談了

就算事隔多年到北京
也讓我有點猶豫

不過  出乎我意料
這次的北京行,倒是玩得滿舒服的
人,也是很大一個因素

從第一天在牛街禮拜寺說起


我們因為錯誤的判斷
殊不知地圖上的一小點  實際上要走上好幾十分鐘
走到禮拜寺
已經開始腳酸腰疼了

走入門口
找不到售票的窗口
我走進去
問了問旁邊掃地的一位大叔"請問....在哪買票呢?"
他把竹掃帚一丟
"這兒這兒" 標準的京片子
他跑進一個小小的房間
我好奇的問 "那請問...裡頭有什麼呢"

"沒什麼!"
這位大叔乾脆地讓我們有點傻眼
你聽過賣票的跟客人說 "裡頭沒什麼" 嗎?  (= ='')

"就...一些展示品什麼的@!#$%^&" 
我當時對京片子還不熟,也不懂他在咕嚕什麼

可是....我們走的半死走到這
就算裡頭沒什麼
我們也要進去
不然不就都白走了?
(說穿了就是不甘心)

我們硬是買了票
大叔也被我們嚇一跳的感覺  (想說我都說得這麼白了你還硬要進去?)
非常客氣地找錢給票

這是我對北京人的第一個印象
坦白 直率

到了法源寺
當天有個法會
顯得比較吵雜
但是繞到後院
人少了
幾個人坐在長廊唸著佛書
一個年輕人和一個僧侶
繞著寺廟一圈又一圈走著談話
和我們擦身而過了好幾次



年輕人低著頭
年紀相仿的僧侶臉上帶著恬淡的微笑
兩個人聲調稍低
我也不好意思偷聽兩人的談話
只是讓我想起了李敖"北京法源寺"書裡
康有為和住持對話的章節

這裡  我看到北京人追求心靈層次的平靜

法源寺後院好幾個大水缽(正確的名稱我也不懂)



很奇怪
大陸人只要看到有水的容器
好像都要丟個錢
每個水缽裡都是零錢

幾個高中生圍著一個水缽玩
我湊熱鬧的上前一看
原來是拿一分錢的硬幣
看誰的硬幣能在水面上浮多久
輸了要請吃午餐



我拿著相機
一個男孩正要將硬幣放進水面
另一個男孩制止他 "噯 噯 噯"
我笑著說 "沒關係  你放  我就要拍你放下去的那一剎時呢"

我拍照時想著
如果北京的中學生都開始懂得尊重別人了
台灣的中學生  還要不要混呀?

創作者介紹

天蠍宅女的熱拿鐵

天蠍宅女的熱拿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